错流年——甜系写手不发刀

是个想写刀的甜文写手。
努力提高文笔。👌

【谷戚】学院趣事(3)

*ooc
*学院现代pa
*最近太懒了,不太想写。

21.戚容被谷子带回家了,但是俩人啥事都没发生。真的没发生,第二天他俩人还照常来上学,再加有说有笑。

班里人:看不到看不到。

22.戚容的前桌在跟谷子瞎扯淡,然后戚容在旁边玩小刀。

谷子前桌笑嘻嘻的问:“谷子,你穿袜子了没?”

谷子正在写题,随口一答:“没有。”

谷子前桌弯下腰一把脱下谷子的鞋然后问:“那你说你这是什么?”

旁边玩小刀的戚容慢悠悠的来了一句:“没洗脚吧。”

23.戚容前桌在玩水晶泥,戚容看到了也在玩。然后戚容前桌让戚容上交的时候戚容总是掰下那么一点点给他同桌,他前桌骂到你他妈会生啊?这时候谷子来了一句:戚晶泥?嗯,没毛病。

24.语文摸底考,谷子坐在戚容左边。戚容上课没好好听课,不会于是小声问后边谷子,谷子叹了一口气直接把自己的卷子给了戚容:“抄吧。下次记得好好学。”

25.戚容数学摸底考斜眼看的谷子的,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抄了个及格。于是放下笔趴下睡觉了。

过了几天卷子发下来了。谷子:140。戚容:55。

戚容:我也是凭自己本事不及格的!!

26.戚容特别皮,真的,特别皮。放学了,他收拾好书包后啪的一下拍了他同桌谷子屁股,然后哈哈哈哈哈哈笑着跑走了。

他自以为自己能跑掉,可是他忘了,谷子是他们班男生1000米第一。

27.戚容被谷子追着绕着操场跑了整整三圈。戚容一边坐在地上大喘气一边摆摆手说自己不行了。谷子把手伸到人眼前,淡淡的说:我送你回家吧。戚容抬抬眼皮,看着背着光的谷子,鬼使神差的就把手搭上去了。

28.你们觉得上面的谷子有点高冷帅对不对,其实都是假的。

谷子OS:我牵着我未来媳妇的手啊!!!好瘦!!好好摸!!!

29.因为谷子心不在焉,戚容神飞九天,所以俩人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哦,不对,说了。

戚容:“到了,谢谢啊。”
谷子:“不客气。”

30.夜晚,谷子坐在书桌前,从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本子,翻来一页,在上面认真的写下了“戚容”二字。他想了一会儿,又在后面加了一句我爱你。

晚安,戚容。晚安,我爱你。

【谷戚】下雨天,咖啡和我超配哦。

*ooc
*现代pa
*大学生谷子x咖啡店老板戚容。

在这座生活慢热的城市里,有一条著名的街,街上却开着一家不起眼的咖啡店。咖啡店的老板名字叫戚容,是个脾气不太好的人——这是咖啡店的流水顾客说的。但是咖啡店的铁打老顾客们都知道戚容是一个嘴上过过瘾实际上该怎么样还怎样的人人,俗称刀子嘴豆腐心。

这是一个雨天,店里没什么客人,戚容正在擦拭着咖啡杯。咖啡店里放着的是一首比较轻柔舒缓的古典音乐。音乐与外面的雨滴融作一团,洗净了路上的尘埃。这时,门铃叮叮铛铛的响起来了,戚容抬抬眼皮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心里了然——那个名为谷子的大学生又来了。

谷子把他打着的那把青绿色的伞收起来放在店外的伞桶里。带着温和的笑容走到他在咖啡店的老位置。那仿佛是谷子的专属一般,每次谷子来都会坐。戚容想:咖啡也是平常口味的吧。果不其然,谷子对着戚容做了个手势,示意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个手势是戚容和谷子之间特有的手势,不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便开始用了这个手势。戚容对着谷子竖了个中指算是告诉谷子自己知道了。谷子看着戚容的身影轻笑出声。

在戚容把咖啡端给谷子的时候,谷子正在写他的作业,按理来说大学是不应该有太多作业的,可谁让谷子选了导演这个职业呢。橘黄色的灯光打在谷子的侧脸,柔和了他身为成年男人的棱角,多了一丝柔和。戚容走到桌子前放下咖啡,然后抽出谷子的作业翻着看了看,谷子见怪不怪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笑着说:“容儿的咖啡越来越好喝了呢。”戚容闻言,隔着本子纸红了耳尖,声音却故作镇定的怼回去:“少来吧,咖啡都一个味,就算老子给你速溶的你不也得乖乖喝?”对于这番话谷子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自从这次见面后,戚容有好几天都没有再见到谷子。当他们再见面的时候,依旧是一个雨天。

这次的谷子衣服是他和戚容初见的那身,和初遇是一样的理由——来咖啡店避雨,不同的是谷子这次手里抱着一大束开的娇艳的玫瑰,雨滴在艳红的花瓣上欲掉不掉,似乎是在戏弄玫瑰,真是惹人怜爱的玫瑰呀。咖啡店里除了戚容和谷子再无其他人,因为他们都识趣的离开了呀。店里的古典音乐阻隔掉了店外的雨声,戚容与谷子无声对视,还是戚容最先打破了沉默,他挑了挑眉,对着谷子手里捧着的花笑的痞气:“怎么?要送给你女朋友?你这是要来老子店里求婚?我跟你说,借我的店可是很贵的。”

谷子对此只是淡淡的一笑,向前走了几步把花塞到戚容手上:“不送女朋友,送你。你不觉得,下雨天咖啡和我很配么?”

——————————————————
不想再按照列表说的写法写了,好容易烂尾啊x。
我真的想在乡村爱情的道路上一直走到底。
不回头!不回头!

【谷戚】爱丽丝与三月兔

*ooc
*设定爱丽丝只是个代号。
*各种仙境私设。
*特工爱丽丝谷子x特立独行三月兔戚容

1.戚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三月兔。在别的三月兔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戚容就会骂人了。当别的三月兔会说句子的时候,戚容就会用脏话问候别人近代亲戚了。当别人会流利的说话时,戚容已经会问候别人祖宗十八代还不带重样的。正因如此,古板的三月兔们都不喜欢和特立独行的戚容玩耍,戚容不用面对那些傻不拉几的兔子,自然也乐的清闲。

2.戚容喜欢的是枪械与鲜血,所以戚容成为了仙境里红心女王手下的第一个杀手。不得不说戚容运气还是很好的,才刚到红心女王手下没几天,就成了一个小分队的队长,被称为:青灯夜游。

3.为什么被称为青灯夜游呢,是因为戚容每天晚上夜起上厕所的时候都喜欢提着一把绿色的灯。据说,曾经戚容上厕所的时候正面撞上了一个扑克士兵,扑克士兵本来还迷迷糊糊的,可看到被绿色灯照亮的戚容的脸后直接吓得口吐白沫,晕了。名字为什么会那么文艺,是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只是如同给戚容一个称呼的话一点都不优雅,不符合他们对三月兔的认知,所以就给了戚容一个青灯夜游的称呼。

戚容初次听说这个称呼的时候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觉得自己就是自己为什么要用代号来称呼自己?那样活的多不真实啊。所以活着的真实的戚容每次杀人之前对外的介绍都是:“你爷爷我叫戚容!记住了!以后地府寻仇别找错了人!”

4.戚容在仙境混的可谓是风生水起,直到一位名叫谷子的爱丽丝来到了仙境。

5.戚容刚见到谷子的时候,是懵逼的。他只不过是在这个地方化了原形,为什么会碰到新来仙境的爱丽丝??又是哪个傻兔子把爱丽丝带进了仙境???

戚容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一脸不屑的对着谷子抬抬下巴,语气轻蔑:“你叫什么?我戚容不杀无名的爱丽丝。”

6.谷子被带进仙境其实也是懵的,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还穿了一身裙子?!!

谷子带着这样的疑问向前走了去,穿过了一片树林,抬头便是一直绿色的垂耳兔。但是他懵了,因为:谁能告诉他面前这个绿色垂耳的兔子为什么变成了人??变成人好歹把耳朵变没啊!穿个黑色的西装,带个礼帽让耳朵垂身后算什么!!爱丽丝是个什么东西啊??难道这是这个地方的妖怪给特工新起的称呼?谷子揉了揉鼻梁,对着戚容露出了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你好,我叫谷子。”

7.戚容和谷子打了一架。没有原因,如果硬要说,可能就是戚容看谷子的裙子不太爽。因为戚容跟谷子打架的时候专注于撕谷子的裙子了。本来也没想干架的谷子发现这一点后直接躺地上让戚容把人的衣服给扯干净了。当戚容回过神来后,谷子除了内裤身上是真的什么都没穿了。两个男人本来也就没什么,可一向大大咧咧的戚容偏偏害羞了。他害羞了。这让白切黑的谷子逮着了赖着戚容不走的机会,于是他露出委委屈屈的表情说:“戚容呀,你把我的衣服撕坏了我可怎么离开?”那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没办法了戚容只能带谷子回家。在戚容看不到的角度谷子眯起眼睛想道:可真是可爱呀,垂耳兔戚容。

8.戚容带谷子回家后谷子就跟大爷似的赖在戚容家不走了。每次戚容想赶谷子离开的时候谷子就会委委屈屈的说自己害怕红心女王派人杀掉自己,戚容每次听到谷子那么说都会恶狠狠的告诉谷子自己这就去跟红心女王说。继而认命的拿起菜篮去买菜。谷子想:戚容可能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吧。

得亏谷子会做饭而且好吃,不然戚容可能真的要赶人。戚容坐在饭桌上吃着谷子做的饭菜,用喝水的空闲问谷子什么时候离开,餐桌另一头的谷子闻言只是瞳孔微微一缩,然后装作没事的样子笑而不语。

9.戚容被红心女王叫走了,说是发生了大事。戚容再三嘱咐谷子绝对不可以出去,一定要乖乖等他回来。不然出了事自己可保不了他。谷子笑眯眯的答应了。

在戚容出去之后,谷子走上二楼,推开落地窗,来到了阳台。今天的阳光不是太好,没有和戚容初见时阳光的明媚,也没有初见时那么的温暖。

谷子发了会儿呆,一只白鸽的叫声把他从回忆中唤醒。谷子伸出手将那只白鸽迎接到手中。白鸽立刻化成了一封书信,谷子看完那封书信后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

10.红心女王与爱丽丝们的战争打响了。期间戚容一直和谷子待在他家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福乐享。谷子把戚容瞒的很好,戚容什么都不知道。直到那天爱丽丝们闯进戚容家,戚容才知道一切。

11.红心女王输了,仙境被爱丽丝解放了。身为红心女王第一手下的戚容,自然逃不脱惩罚。

戚容被关在当初和谷子相遇的那个湖的中心,无法逃脱。戚容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谷子那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自己对他那么好他居然敢背叛自己,等自己出去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戚容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知道的,自己一辈子都出不去的。自己一定会被爱丽丝们杀死。

12.戚容被放出来了,这件事戚容不用想就知道是谷子干的。谷子的手下们把戚容带到谷子刚来仙境第一眼所见的地方,便下去了。戚容环视了一下四周,皱起了眉头。这个地方很显然是自己巡逻所无视的地方,没想到爱丽丝们那么聪明。居然想到把通道来到这个地方,真他妈的恶心!

“容儿。”谷子转过身来看向戚容低低的唤了一声。

戚容似乎是被灌了火药一般,听到这一声呼唤后直接炸掉:“呸!你他妈别那么叫老子!老子嫌恶心!”

谷子的眉头微微皱起,一言不发的看着像泼妇骂街的戚容。戚容觉得骂了那么几句不够啊,心中的那股无名情感没有发泄出来一点都不爽啊!于是戚容便借着那声呼唤为理由,骂起了谷子。

在戚容刚准备继续时,谷子直接把戚容用力的按在了树干上。力度太大了,把戚容疼的是呲牙咧嘴,谷子可不管这些,伸出空闲的另一只手扣住戚容的下巴就是一个深吻。说吻却不像吻,那就是撕咬。谷子像是找着食物的狼,粗暴的侵略戚容的口腔,末了还示威性的咬了咬戚容嘴唇。

谷子看着怀里无力瘫软的戚容,露出了和那天一样的笑容,俯下身在戚容耳畔说:“我这个爱丽丝喜欢你很久了,你这只三月兔都不知道吗?”

戚容心中那个他无法形容的情绪因为这句话瞬间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种酸酸的感觉,酸的戚容想哭,但是戚容没有。戚容笑着回答谷子:“真巧,我这只三月兔也喜欢你个爱丽丝。”

——————————————————
没梗写糖了,烂尾,小学生文笔。我,拉低tag太太颜值。开心。

【谷戚】candy——☆

*ooc
*现代pa。
*18岁谷子x22岁戚容。

下午三点,躺在沙发上玩微博的戚容突然想吃糖了,但是他又不想去买所以他用脚尖踢了踢自己的便宜儿子谷子,示意他去买,谷子看着自己爹的脚,愣了不算太长的一段时间,便起身拿着钱出去了。

五点五十了,谷子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回来,戚容并没有担心,因为他觉得谷子那么大个人了肯定不会迷路和出事。谷子从来都没让戚容担心过,戚容觉得这次也不例外。

八点四十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戚容逐渐开始慌乱起来,为什么谷子还没有回来?!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戚容顾不得多想,抓起自己的衣服就冲出去在大街上寻找谷子。

天公从来不做美,他打了几个雷后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模糊了戚容的视线,戚容彻底慌了。骂骂咧咧的往家跑去,想去拿把伞再来继续找。戚容刚打开门,猝不及防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身体的主人紧紧的拥抱着戚容,良久才低声询问戚容去哪儿了。

这个人一回来都不告诉自己,还敢问自己去哪了??戚容生气了,所以他不肯说,只会对着人骂骂咧咧的说着不好听的话。看着戚容的样子,谷子带着无奈的笑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垂下脑袋吻上戚容的唇。在戚容四肢发软意识溃不成军的时候,只听见谷子在他的耳旁说:“爹,你要的糖。”

——————————————————
我三更,明天能不能不写了。
开玩笑的,我是一个一天一更练文笔的人。
这篇直接把明天的大纲写了写就扔上来了。🔫

【谷戚】乡村鱼塘爱情

*ooc
*现代pa
*大学毕业的养鱼大户谷子x城里来的教师戚容
谷子比戚容小那么一点。就一点。一两岁叭。
*我可能会有点多的私设,比如说戚容不认路啥的x。

1.“妈的。这是个什么破地方?”

戚容拿着一把扇子死命给自己扇着风,骂骂咧咧的走在去往天赐村的主路的土路上。风沙尘土被戚容踩的飞扬,弄脏了戚容的白嫩脚丫。

2.这天赐村说破不破,说不破还破。破的是他们的教育文化方面,八百年过去了也只出了一个大学生。那个大学生学成归来后开始养起了鱼,对,你没听错,就是养起了鱼。嘴上还天天喊着:“我要用鱼塘来情定三生。”

不得不说他鱼养的是真的挺好的,方圆百里的村都来他这儿买鱼,甚至都有城里的饭店人来他这儿定鱼。这就是这个村不破的地方了。

3.戚容是城里大学校的老师,那是有头有脸的。他现在为什么在这里是因为他把人家校长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校长就不乐意了,于是那么跟教育局一说,就成了戚容自愿来天赐村支教。

戚容得知这个消息是在当天他被人送行的时候,他那个时候还懵着问了一句:“你们说的啥玩意?”

有老师以为他不能接受,于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都知道的,校长说戚老师你自愿去天赐村支教,我们会想你的。”

听到这儿戚容可算是明白了,哦,敢情校长这头肥猪因为自己骂他而报复自己就是喽。行吧,老子认了。

你们真觉得戚容认了?那是不可能的,戚容对着几位老师露出一个特别正常的微笑。可把几位老师好吓。然后戚容转身去了校长室,不一会儿校长室就传出了校长的惨叫。

4.大夏天的,戚容走了几十里的土路才走到大道,随手拦了一辆拖拉机就跳了上去。动作流畅,身手敏捷,就是被那个挡的地方给拌了一下。给个九分。“诶,师傅。去天赐村。”戚容拿出了当老师的最好教养才忍住没用脏话跟拖拉机车主说话。“好嘞!”师傅答应的可快嘞,打上火就带着戚容一句“哐哐哐”的往天赐村的真正道路出发了。

5.为什么说是真正道路呢,因为戚容不认路。对,没错。他不认路。人家天赐村是条直线他硬生给拐了个弯才走到正路上,真是应了那句:不怕戚容带青灯,就怕戚容不认路。

6.到了天赐村,戚容下了车然后跟人道谢。走进去就是一个瓜娃子在掀人家小女生裙子,戚容看了看这俩小儿然后倒退了几步看了看石头上刻着的字。那么反复来了几个轮回后,戚容终于相信了。这真的是天赐村。戚容想:这哪是教育文化破啊?这简直是的不能再破了吧!

7.村里人们非常热情的迎接了这个从城里来的白嫩老师,年级大一点的女性看着戚容,她们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慈爱。年级小一点的女性看着戚容,眼神中透露出了喜爱。然后这群小姑娘垂下头看看自己,再抬头时眼神中只剩下羡慕戚容,刚才喜爱一点都没了。

有个胆子大一点的小姑娘,慢悠悠的蹭过去,低着头拽了拽戚容的衣角,特别小声:“那个…”

“嗯?”戚容觉得应该是被自己的盛世美颜诱惑了的小姑娘来跟自己表白。这是他来到这个村遇到的第一件好事,所以他勾起了嘴角声音不自觉的放轻,“怎么了吗?”

这姑娘扭扭捏捏了一会儿,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戚容:“就是…请问你皮肤是怎么保养的?!”

“啊?”戚容有些懵,这姑娘不是来跟他表白的么?怎么问的是自己皮肤好不好?戚容伸出手捏了捏鼻梁,眼睛随意向下瞥了一眼,看着面前姑娘似乎是要再说一遍立马拦住人,“是天生的。”

8.戚容应付完这些村民后,都已经半夜了。想睡也没法睡了,于是戚容就决定起来去村里转悠转悠,看看谁家没狗好在离开的时候偷那么两只鸡带走。

戚容转悠着转悠着来到了一片鱼塘,月下的鱼塘闪耀着清冷的光芒,戚容小心翼翼的走在鱼塘中间的那条水泥小道上,他走了片刻然后放声大唱:“承包鱼塘情定三生!!!”都唱破音咯,但是戚容就是不自知。

“噗。”

在寂静夜里,除了戚容鬼畜一般的歌声,还响起了一个笑声。戚容警惕的看向前面的那团黑影。风把遮住月亮的云给吹开了,月亮的光把黑影照亮了,是个面容清秀的青年,和戚容差不多大。

只见青年淡笑着抬头望着月亮,说出的话轻柔的好似能被风吹散:“今夜月色真美。”

9.自从昨晚谷子见了戚容一面后,就成天成天的缠着戚容,连鱼都不管了。起初有点糟,戚容对着谷子骂骂咧咧的,差点抄家伙打人。现在?戚容已经习惯到可以和谷子同桌吃饭,就差同床共枕了。

群里已经默认谷子和戚容是一对了,所以已经没有年轻漂亮小姑娘来缠着戚容。可戚容就不乐意了,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含糊不清的问谷子为什么没小姑娘追他了。谷子给人倒了杯子水,示意人喝水。待人刚喝进去一口,谷子慢悠悠的说:“村里人说咱们俩是一对儿。”

“噗!”

不用看了,是戚容把水吐了。

10.谷子爬上戚容床了。这是谷子磨了戚容好几天,才磨同意的。可把谷子那个高兴啊,当天夜里就收拾了收拾自己把自己塞到了戚容床上,活像一个等待皇帝侍寝的妃子。

戚容上床之后,谷子伸手把他从背后环在怀里,把戚容吓了一跳,戚容开始挣扎起来:“你他娘的干什么??变态啊??”谷子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戚容的屁股说道:“老实点,好歹是城里来的老师。”

戚容:果然是变态吧!!

11.戚容觉得谷子不用睡觉。

因为半夜,谷子悄悄的从戚容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把本来就浅眠的戚容吵醒了,戚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毯子从肩膀上滑到腰间,露出了人毫无赘肉的上半身。

戚容揉着眼睛带着困意问谷子要去哪儿,谷子只是俯身亲了亲戚容的额头便离开了,徒留下被整懵的戚容。戚容摸了摸保留着余温的额头脸上慢慢爬上了红色,缓缓来了一句:“我操。”

12.戚容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就追了出去。他不知道谷子在哪儿可能是直觉吧,他觉得谷子在鱼塘那里。明知只是感觉可他还是向那里跑去。

鱼塘,谷子站在正中央,水面被月光照的清冷,一如当初初见的那一夜。戚容停下了脚步,站在鱼塘边上看着那个就像仙子下凡一般的谷子,谷子微微转了头,向戚容所在之地看过来,微微向上抬了抬下巴,月光照在了谷子的脸上,不知怎么的,戚容的呼吸就那么乱了。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去找谷子还是该逃走,他不知道。

“戚老师。”谷子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第一声戚容没有回答。

“戚容?”谷子没有气馁,又张口叫了第一声。戚容还是没有回答。

谷子想,戚容可能是生气了。气他的什么呢?是气他睡觉前打了他的屁股还是气他大半夜的亲了他就离开的事?谷子也不知道。他不知道。

良久,谷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低低唤了第三声:“容儿。”

戚容有了点反应,他垂下了脑袋,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最后再松开。他快步走到谷子面前,拽住他的领子,逼迫谷子低下头看他,语气颇为咬牙切齿:“你他妈在干什么?”

谷子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戚容。戚容稍稍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遍:“你在干什么?”

谷子反应过来了,戚容是在问他大半夜来这里干什么,于是笑着说:“我在,喂鱼呀。顺便,我想在这里对容儿你求婚。”

戚容被谷子的直球打的措手不及,就脑子还在犯迷糊的时候,谷子反客为主,一只手搂着戚容的腰另一只扣住人的后脑勺就吻了下去。

13.谷子和戚容在一起了,已经不再是全村传的谣言了,已经变成真实的了。

谷子和戚容手牵手走在鱼塘的边缘,谷子笑着看着戚容,可把戚容给看了一个大脸红,戚容捂住谷子的脸问他:“你他妈看什么看?”

谷子轻笑一声说:“我在看我的未来。”

——————————————
我杀lof版排??!

【谷戚】学院趣事(2)

*ooc
*现世pa。
*谷戚同年龄操作。
*题目瞎想的。

11.因为我们的谷子同学的书被戚容给换成他的了,所以谷子睡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觉。好觉的代价就是他起晚了。

12.谷子可能是有幸运女神加的buff,这样都没迟到还早到了。

13.早起的戚容迟到了,原因是他起床起着起着又坐着睡着了。戚容你是真惨。

14.第一场考的是语文,题目有一道题是这么说的:请默写出一句既带“风”又带“雨”的诗句。
戚容定睛一看,嘿呦!这道题太简单了!他拿起笔不假思索的写下了:风里雨里,我在等你。
没毛病吧?没毛病。

15.戚容:我其实是想写“风师青玄,血雨探花”的。

16.考完试中间都会有10-20分钟的休息时间,戚容刚从考场出来就看到谷子正在往办公室那边走,似乎是想要去问问问题。

戚容悄悄跑到谷子身后,猛地大喊一声“哇!”留下一脸懵逼的谷子自己跑掉。

17.谷子: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哪里?

18.考完试就是直接放学的,戚容一放学就不见人了,谁都找不到,除了谷子。

19.当谷子在烧烤摊看到正在吃烤串喝啤酒的戚容时,觉得自己头疼的要命。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把握住戚容的手腕就把人拽起来拉着往自己家的方向走

“这些东西吃多了不好,走吧,去我家我给你做了吃。”

20.戚容:老子叫戚容,就在刚刚老子的便宜儿子说要带我去他家。

——————————————————
我还真没想到我能写出二。

【谷戚】学院趣事

*ooc
*现世pa
*谷戚同年龄操作。
*题目我瞎想的。
*我就是那个会为了一个脑海一个场景而写出一整篇烂文的人。

1.高二A班的谷子同学喜欢他们班那个小混混戚容同学已经很久了,这个事情他们班都知道了,就戚容不知道。

戚容每次没写完作业都是谷子给补的,这个事情他们班人还是都知道了,还是只有戚容不知道。

戚容每次逃课都是谷子给撒谎瞒过去的,这个事情他们班的人已经可以选择不看了,依旧是我们的戚容同学不知道。

所以是戚容同学神经大条还是谷子同学瞒得好?

2.高二A班班主任不知道吃了什么,中午来到之后就把谷子和戚容调到了一起,还美名其曰为:帮助同学好好学习。

才不是呢老师!!快把他俩调开啦!!

3.戚容同学上课一点都不老实。

这不,才刚上课没一会儿戚容就歪着脑袋看着谷子然后喊谷子。

“班长啊?”

“谷子?”

戚容连喊了谷子两次谷子都没有什么反应,戚容有些烦躁,稍稍提高了声音

“儿子?!”

“爹。”

谷子的回答让戚容有一点懵,这小子刚刚说了啥??是自己耳朵瞎了吗???戚容不太敢相信,所以懵着问了一句

“什么?”

“我说,爹。”

谷子靠近戚容的耳边,再次重复了刚才的回答,呼出的热气令戚容的耳尖变得通红,戚容急忙推开谷子慌张的说

“身为班长就好好听课啊!”

谷子想:他的戚容可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4.诸位都知道的,每次期中期末考都会把书背回去。当老师通知完后戚容就不乐意了,于是他想了个法子,他把谷子的书给藏在讲台底下,把自己的放进了谷子包里。
谷子同学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5.放学,谷子一个人走在会回家的路上,然后戚容突然从身后提起他的书包然后往下狠狠一扔。

6.谷子:那是未来媳妇,我不能生气:)

7.回到家的谷子同学打算复习明天要考的学科,当他打开书时被干净的反光的书页给亮瞎了眼。

他淡定的翻到了写名那一页,大写的戚容,正张牙舞爪的待在那里。

谷子:“…”要冷静:)

8.诸君最害怕的期中考试到了。每个人都在复习,除了戚容。

9.戚容觉得自己不需要复习,因为自己的便宜儿子谷子肯定会给自己抄。

10.我们可爱的戚容同学忘了,期中考试的时候是分考场考。

“mmp哦…”

这是戚容坐在考场上的唯一念头。

——————————————————
认真跟你们说,我觉得我可能会写二。
但是我懒。

【谷戚】不老魔女和他的崽儿

*时间线…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个东西XD
*ooc歉。
*人类崽子谷子x魔女戚容。

所有和戚容相处过的魔女们都有着对其人较为同一的评价——这是一个品味极差还特别喜欢青色和吃人肉的魔女。

对此戚容是表示不屑的,青色多好看啊,这群傻冒居然还嫌弃真是没品位。

戚容翻了个白眼,一个鲤鱼打挺从草地上跳起来,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晃晃悠悠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说是家,其实也不是。这个“家”其实只是一个山洞而已。本来戚容也没想叫这个破地方为家,只不过他前几天捡来的小崽子非要称呼,骂了多少次也不听,遂就跟着喊了家。

“便宜儿子,老子回来了。老子要吃人肉啊。”

戚容刚进了山洞就大声的向山洞里面喊着。只见里面有个六七岁的儿童端着一盘不算太成功的菜出来。小心翼翼的把菜给戚容奉上。

“爹…你吃…”
戚容看着这盘黑乎乎的菜式吞了吞口水,脸色不太好看。

“你他妈…这什么玩意儿啊?!你要毒死老子吗??”

谷子被呵斥声吓得一个手抖把盘子打碎在戚容脚边,呜咽着蹲下收拾盘子。戚容看他这个样也是说不出来的胸闷,一挥手让谷子正在打扫的东西变没拽起谷子的领子把人扛在肩上就往外走。

“走,你爹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街上是灯火通明的,有不少的大家闺秀在湖边放灯,祈求自己能找到心上人。也有人在望树上系红色的布条,上面写着他们的愿望。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吃,小贩们在吆喝着,希望能有人在他们的小摊前停下。
这副场景好不热闹。

谷子觉得特别有趣,但又不敢随便乱跑只得在双手拽住戚容衣服的同时不停的身长脖子去看。戚容倒是觉得没什么,他在做镜王的时候什么没看过啊,比这更好的都见过,更何况这些?可是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世上再无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镜王戚容,世上多了一个令众神厌烦的青鬼戚容。

戚容侧了侧脑袋,看着谷子这副样子伸手就是一巴掌,说道。

“你瞧瞧你,一点出息都没有。一点花灯就把你的魂给勾跑了。”

谷子摸着后脑勺傻笑着,眼神却还是四处乱瞄。戚容挥了挥手让谷子自个儿玩去。

待谷子离去后,戚容一直默默跟在谷子身后不远处。其实吧,戚容这个人只要不开口,还是一道很美的风景的。但是呢,他这个人翩翩要疯疯癫癫的。导致这么多年了还是单身。

上天怎么着也不会让戚容这么一个“沉默便是画中仙”的人孤独一辈子,于是就在他下山捉人回来吃的时候捡到了谷子。他本来打算是把谷子养养再吃,可当他某一天准备吃谷子的时候谷子的一声“爹”把他给吓懵了。

啥玩意?咋回事?兔崽子你别乱叫?!我还单身!!

戚容想吃谷子的想法被谷子这一声给彻底整没了,于是谷子便留了下来,一直留到今日。

“爹!!”

戚容的思绪被那声熟的不能再熟的“爹”给打断了,戚容给了面前孩童一个不轻不重的爆栗,没好气的问道。

“又怎么了?你这小鬼怎么那么多事?”

谷子嘿嘿一笑,神神秘秘的从背后把一个画着竹叶装着青色鬼的灯拿出来,眼巴巴的看着戚容,像是一直等待夸奖的小狗。

“爹!咱们回家挂灯笼吧!”

戚容也觉得这个灯挺好看的,刚想答应,转念一想:不对。这个崽子哪儿来的钱?

“你哪儿来的钱?”

“我…”

“快说。”

“我拿爹练的魔药换的…”

“???我打死你个兔崽子!!”

最后还是把灯笼挂上了,戚容看着洞口的灯笼开始思考起了魔女的一生,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个小鬼啊?自己不是魔女么?应该是这个小鬼听自己的吧?

戚容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管他呢,反正好看。

————————————————
是文笔不好的我不想写了。完全跟魔女没关系呀!!噫呜呜噫。就当捡回来崽子后发生的事吧。
不老魔女和他捡回来的崽子发生的事儿。
嘻嘻嘻。希望能有小可爱找我玩。
孤寡老鹤.JPG
诶,我好像很啰嗦。orz

【谷戚】热

*现代pa。
*ooc歉。
*文笔喂狗,别打我。👌

“啊…妈的这该死的鬼天气。真是热死老子了。”

戚容摊在沙发上一边吹着空调一边吃着谷子买来的冰镇的西瓜,骂骂咧咧的对着身旁的谷子说着这炎热的天气。

若是在平时,谷子早就会给戚容拿着扇子扇风,可现在谷子并没有那么干,并且不管戚容怎么说谷子都没有任何反应。戚容疑惑的转头来看谷子,谷子安静的好似一尊瓷娃娃,精致美丽的不像话。空调的风拂起谷子的发丝,遮住了人的眉眼,也扰乱了戚容的心。

——今天的谷子安静的有点反常。

这是戚容感觉出来的,说是父子心灵相通也不为过吧?

“呸呸呸!”

戚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呸呸呸起来。声音有些过大,把发呆的谷子吓了一跳。有些茫然的轻唤戚容。

“爹?”

戚容被这一声爹给吓了一跳,动作蓦然的一僵,下一秒戚容就放松了下来,伸出手摆了摆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这个鬼天气真是要了老子的命哦,便宜儿子,你去给你爹买两扎冰啤酒去。”

谷子歪着脑袋看了看人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拒绝道。

“不行的。已经吹着空调吃着西瓜了,再喝冰啤酒的话会生病的。”

戚容一听这话,立马火了。心里想到,这便宜儿子真是反了天了,居然开始管自己了。刚想张口骂两句,可谷子却比他先开口。

“爹若是热的话,便到谷子怀里来可好?”

戚容闻言被惊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伸出手摸上谷子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诶,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谷子有些无奈的伸出手把人拽到自己怀里,然后抱紧。微微垂头将下巴搁在人的头顶,轻声说着。

“爹。没生病。”

“没生病,那你快放开放开老子!不然老子就把你丢掉!”

戚容挣扎着,却挣脱不开谷子的束缚,只得作罢。把脸埋在人胸口小声嘀咕。

“嘁…那就先让你抱着。要是热的话赶紧把老子放开!”

“好。”

戚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因为空调风的缘故,似乎是真的没那么热了?